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angdonghai008的博客

 
 
 

日志

 
 

唐如松:大掌柜的刀---扬州冷月【上】 【下】  

2015-04-13 20:04: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掌柜的刀---扬州冷月【上】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程。过春风十里。尽荠麦青青。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言兵。渐黄昏,清角吹寒。都在空城。
杜郎俊赏,算而今、重到须惊。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扬州,瘦西湖,凫庄。
农历二十的明月欲圆又缺,白白的像一个残缺的玉盘静静的卧在五亭桥正中的桥洞下,波光荡漾中,又如冷美人的脸。寒风呜咽,冷月无声。此情此景,倒正配得上姜白石《扬州慢》的下半阙。
轻拍着阑干,对风吟词的正是书生。自云南之后,书生一直兴致不高,每日除了喝点闷酒,几乎很少说话。道士看在眼里,急在心头。急切中想起了“烟花三月下扬州”这句诗,也许江南的美景可以让书生重新焕发春意。于是乎,两人一溜高铁来到了扬州。文人骚客嘛,到了扬州,还不都酥了骨头。道士如是想。
凫庄的夜色很美。隐隐月光下,五亭桥和白塔相映成趣,东面的钓鱼台也影影绰绰的露出美丽的剪影。但书生拍着阑干吟诵的居然还是姜白石的那首著名的具有离骚之愁的《扬州慢》。道士有些恼火。
“嗨,是不是我得把小红找出来,你才能高兴起来?”道士调侃了一句。
“小红?小红是谁?”书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自作新词韵最娇,小红低唱我吹箫。曲终过尽松陵路,回首烟波十四桥。哈哈哈,小红你都忘了?”道士捧腹大笑,似乎自己做了一件很风趣的事情。他一向认为,在这些文人骚客的骨子里,骚,才是重点。
“道兄,你别逗了,最近我心神不宁,可不是为了这些儿女情长。我,只是有一些担心罢了。”书生的手离开阑干,从背后掏出一瓶酒,咕咚咕咚,饮下三分之一。
“那你就说出来嘛,干嘛憋在心里?你看,今晚凫庄连个鬼影都没有,你和哥哥我说说,虽然俺是一个粗人,但当个垃圾桶还是合格的。有啥垃圾话,尽管倒来。”道士一挺胸脯,做出一副义不容辞的样子。
“你炒股吗?”书生忽然问道士。
“我?炒股?你就别逗了吧,我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无钱就化缘。我哪来钱炒股?那不是我这种人做的事情。再者说,自从傍上了你,我似乎就没有用过钱。”道士倒也直白。
“但最近神州炒股热啊。。。。。。”书生欲言又止。
“你是说,你在担心全民炒股这件事儿?”见书生的话匣子打开一条缝,又准备关上,道士赶紧接上话茬。
“其实这个我倒是不太担心,虽然我不炒股,但我还是有些关注的。倒不是股市吸引我,而是大掌柜的规划中,股票也是其中一环,而这一环,很容易出状况。”
“哦,说来听听。”道士手一挥,凭空手里多了一瓶茅台。“说得好,这酒就归你了。”道士抖了抖手里的酒瓶。
“哼哼,上次去遵义,我就知道你藏着私。拿来吧。”也没看见书生如何动作,那瓶茅台已经到了书生的手里。拧开瓶盖,咕咚咕咚,又是半瓶下肚。“好,今晚趁着这瓶好酒,我就说道说道。”
“我们知道,大掌柜上任之初,曾经放言,要让国民收入翻番。这个翻番从哪里来?农民可以经过土地确权流转获得一部分利益;市民可以通过CPI上涨调整薪资结构;工厂可以通过产业升级获得新力;那么,被压抑已久的股市只有通过上涨来达到目标。所以说,此轮股市上涨,是可持续且涨幅巨大的,大到了即便你是一个普通散户也能从中获利颇丰。这就是大掌柜的信心所在。当然,这一切,都需要国家的大战略配合。而我们看见,一带一路,工业4.0都是这些大战略的一部分。但在我看来,这些并不是股市上涨的真正动力所在,而是股市上涨之后能够保持稳定的根本保证。”
“那,上涨的动力是什么?”道士虽然不甚感兴趣,但对于书生肯开口说话,还是很高兴,所以,他一定要配合他说下去。
“上涨的动力早已存在,只是被人为的压抑这么久而已,大掌柜只是在这个时候把它放出来而已。一直以来,A股市场都被严重低估,估值严重畸形。当年从六千多点下坠的时候,四千点是可以稳住的,但为了锁住获利资本,也为了营造中国制造业衰败的假象,股指一直被打压到一千六百多点。也就是说,一只狮子硬生生的被关进了一个猫笼子里。今天,大掌柜把它放出来,它依然是一只狮子,决不会变成猫。所以,四千五百点以下,都是合理的升值空间。但想要过这个点,并让普通股民获利而不受到大的伤害,就必然要国家层面的大战略配合。现在,股指正是到了这个关键的点位。”
“你的意思是,这也是大掌柜所练的包子功的一部分?”道士问道。
“是,正是如此。大掌柜的包子功要想有所大成,必须给老百姓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这决不是仅仅吃几个包子联络一下感情就可以做到的。老百姓是最淳朴的,也是最实在的,没有实实在在的好处,包子功就难有提升,甚至还有可能退化。这是大掌柜必须要做到的。”
书生话音刚落,道士抢过话头:“哎,有些不对啊!当年既然可以在四千点刹住车,那这几年国内经济规模又增加了那么多,你说四千五百点是一个关键节点,是不是也同样低估了?我觉得怎么也得到六千点才算节点吧?”
“稍安勿燥。你说的不错,但凡事都要有个提前量,只能低估,不能高算。否则的话,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书生答道。
“嗯嗯,那你接着说。”道士耐住了性子。
“可是很显然,这一关,也不是那么好过的。有人不愿意大掌柜马到成功,包子功大成。且这些人还是掌握着巨大资本的人,他们完全可以左右股市的走向。所以我说,股市的反复必然提前。但浩浩大势,不可逆转,只要大掌柜应对得当,股市的前行应该不会改变。但目前的凶险的确很大。大到已经不仅仅局限于股市了。”书生喟然一叹。
“你先别叹气。快说说股市到底能走多远;会不会戛然而止,再飞流直下?说实在的,我这里还有些散碎银子,能赚得几壶酒钱,你我二人分享也不错啊。道士嬉皮笑脸的说道。
“万里长江天际流,轻舟一叶弄潮头。何时初月伴潮生,煌煌日正照华楼。”书生突然高声吟诵,吓得瘦西湖畔的夜宿之鸟扑棱棱的惊起一片。
“你是说。。。。。可是,你所谓的凶险究竟在哪里呢?”道士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大掌柜的刀---扬州冷月【下】

“在中国,股市的凶险,从不在股市,甚至不在经济层面。政治,有时候左右了一切。”吟诵完自己的即兴诗之后,书生又有些兴味索然。语气变得低沉。
“这么深奥,说来听听,看我能不能明白?”道士生怕自己的努力白费,赶紧的追问。
“前些天港股大涨,你知道么?”书生问道
“这个嘛。。。。。你知道,我从不关心这些屁事儿,不知道!!”道士回答得相当干脆。
“前些天,港股再创新高,内地资金纷纷涌进港交所。有人说在香港经济数据如此不景气的情况下,港股如此冒进,实在是大陆的救市之举。但据我观察,其实不然,这只是资本的一次挑战而已。针对大掌柜近乎于发放福利的A股上涨,资本想要显示自己的威力,资金逃出大陆,而积聚香港,这是一种示威性的逃离。假如大掌柜再做出不符合资本利益的事情,那么这种资金流出的势头必将延续。而很显然,没有大部分资本的配合,大掌柜单靠国家力量,就一定会独木难支。但大掌柜也并非束手无策,对于资本,他不会轻易低头,所以,他一方面动用国家资本稳住A股市场,一方面出台各项有利于股民的政策,鼓动股民尽量参与市场的博弈,只要能够应付住资本的几次冲击,我想,最终资本会低下头,乖乖的回来,因为他们把资金拉到香港也仅仅是一种表态,一种威胁,他们都知道,离开了中国内地市场,他们那点钱,在西方怪兽的股掌里,也不过就是塞牙缝的小菜而已。”
“那。。。。。我说句不好听的话,大掌柜这样做,岂不是把普通百姓也牵扯进这场博弈之中?这样做的风险岂不是很大,万一不成功,普罗大众所受到的损失岂不是很大?”道士有些愕然。
“一将功成万骨枯,这种手法对于一国之掌柜,虽然行险,但也是必然,而只要有坚强的毅力,国家机器的优势还是摆在那里的。”书生的语气转为冷峻。
“你说,股市的凶险不在股市,甚至不在经济,但你以上所说的还是没有脱离窠臼啊?”但是不死心,接着问。
“这就是我更为担心的,我们之前探讨过,大掌柜今年的任务就是稳定周边,哎,你不是说你看过天涯唐如松的帖子吗?”书生突然调转话题,问道士。
“是啊是啊,不过你不是说他的东西乱七八糟,不值一看吗?我翻翻也就是图着一乐而已,可没有记住什么东西。”道士有些敷衍。
“嗯,其实这家伙有些话还是有些道理的,比如他在2013年的时候说,大掌柜上任之初,跳出亚太包围圈,从欧非拉美方向外围突破,打一个反包围战,等把日美的注意力吸引之后,再图建立稳固的周边体系。这个思路从目前来看还是正确的,大掌柜和二掌柜很显然也做到了。你看安倍晋三如狗一般跟在大掌柜的后面捣乱,而两位掌柜对于欧洲的密集访问,竟然导致了美国人的慌不择路,发动了乌克兰战争,希望可以拉住欧洲。这些事情都有效的分化了欧美的团结,也有效的减轻了亚太的压力。”
“这样岂不是很好?”道士击节赞道。
“好是很好,但美国人玩了两百年的国际外交,岂会被蒙骗到底?所以,很快他们就回过味来,在亚太闹出一系列事端,首要当属马航事件,只是为时已晚,马来西亚很明智的看破缘由,并最终选择了中国,而泰国亦然。只是,美国不会死心,所以我们看到,今年缅甸的局势恶化,韩国的萨德系统再度热炒,卡特参观天安舰,美国针对南海发力,美菲大规模军演。这一系列的事件,最终表明的是美国对于亚太周边的奋然一搏。而我们,只能以强势应对,这种强势应对,并不符合我们对于南海的实质性控制,但美国人让我们不得不如此,也算是高明之极了。这只是外部的布局而已,真正对大掌柜形成威胁的其实还是在内部。”
“内部?内部怎么啦?”
“这些天网上沸沸扬扬的欧伯嫖娼和姥爷骂娘事件你总该听说过吧?”
“嗯,听说过,据说那个老光棍是被钓鱼执法的,而毕福剑那家伙,我早就看着不顺眼,只是没想到,他居然如此龌龊。”道士说起这件事,还是有些愤然。
“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老光棍被钓鱼,并曝光如此之快,是再一次挑战政府的公信力,让那些平时以公知自居的人人人自危,寝食难安。而这种不安,恰恰就会反映在毕福剑的这件事上。”
“这两件事风牛马不相及,有什么关联?”道士有些不相信。
“你要知道,假如钓鱼是真的话,那么这些公知自居的人就会想到自己会不会也有那一天,那么他们就会对颠覆这个政府更加卖力,甚至不遗余力,因为这关系到他们的未来。而不是以前可攻可守可退的逍遥位置。那么我们现在来看,毕福剑的本意或许就是端起碗吃肉,放下筷子骂娘。讨好一下在座的蓝眼睛大爷大娘罢了,但有人利用这件事,把它无限放大了。”
“哦,放大了,怎么放大了?”
“幕后之人把这件事放大到攻击本政权体制的根基上,否定毛爷爷和子弟兵,实质上来讲,就是否定这个体制的合法性和合理性。这种论调一出,心领神会的大小公知立马狂吠而上,一时间,说错话的毕福剑被架在了烤架上,而这个体制存在的合法与合理也同样被架在了烤架上。对于毕福剑的处理,也就攸关重要。处置太轻,必然会引起跟风,以后谩骂和嘲讽必然会成为常态,这绝对性的动摇了大掌柜的执政根基,处置太重,不但会引起国际舆论上因言获罪的指责,也会更加坚定了一部分小公知们一条路走到黑的决心。更何况,真正的而操纵者和隐藏更深的大公知大资本也在观望这件事的走向。这种高层面的博弈就不是你我可以预料结果的了。所以说,这件事用心极为恶毒”
“麻辣隔壁的,毕福剑这土豹子竟然能引起这么大的震动。真是想不到啊想不到。我估摸着大掌柜现在也在搓手嗟牙吧。”
“这件事还有一个更隐秘的危险,万一大掌柜痛下杀手,严惩毕福剑,接下来,毕福剑要是被自杀,那。。。。。后果不堪设想。”书生的脸上愈发凝重。
“你的意思是不是我们还要去保护这个王八蛋的安全?”道士似乎在开玩笑。
“你说的没错,你这就联系大师,你们二人前往帝都,注意观察,千万不要出事。”书生吩咐道。
“还真去啊?那你呢?”道士有些不解。
“我。。。。。有更重要的事,我得去一趟其他地方。这件事更重要”
“什么地方?你是说巴。。。。。。???”道士顿时一身冷汗。
“闲话休提,这次大掌柜的手下得太重了,包括云南,恐怕会激起某些人的决心。前些日子,有人游览瘦西湖,我就感到奇怪。真。。。。真。。。。”想着想着,书生也不禁一身冷汗。






 
大掌柜的刀---扬州冷月【下】

“在中国,股市的凶险,从不在股市,甚至不在经济层面。政治,有时候左右了一切。”吟诵完自己的即兴诗之后,书生又有些兴味索然。语气变得低沉。
“这么深奥,说来听听,看我能不能明白?”道士生怕自己的努力白费,赶紧的追问。
“前些天港股大涨,你知道么?”书生问道
“这个嘛。。。。。你知道,我从不关心这些屁事儿,不知道!!”道士回答得相当干脆。
“前些天,港股再创新高,内地资金纷纷涌进港交所。有人说在香港经济数据如此不景气的情况下,港股如此冒进,实在是大陆的救市之举。但据我观察,其实不然,这只是资本的一次挑战而已。针对大掌柜近乎于发放福利的A股上涨,资本想要显示自己的威力,资金逃出大陆,而积聚香港,这是一种示威性的逃离。假如大掌柜再做出不符合资本利益的事情,那么这种资金流出的势头必将延续。而很显然,没有大部分资本的配合,大掌柜单靠国家力量,就一定会独木难支。但大掌柜也并非束手无策,对于资本,他不会轻易低头,所以,他一方面动用国家资本稳住A股市场,一方面出台各项有利于股民的政策,鼓动股民尽量参与市场的博弈,只要能够应付住资本的几次冲击,我想,最终资本会低下头,乖乖的回来,因为他们把资金拉到香港也仅仅是一种表态,一种威胁,他们都知道,离开了中国内地市场,他们那点钱,在西方怪兽的股掌里,也不过就是塞牙缝的小菜而已。”
“那。。。。。我说句不好听的话,大掌柜这样做,岂不是把普通百姓也牵扯进这场博弈之中?这样做的风险岂不是很大,万一不成功,普罗大众所受到的损失岂不是很大?”道士有些愕然。
“一将功成万骨枯,这种手法对于一国之掌柜,虽然行险,但也是必然,而只要有坚强的毅力,国家机器的优势还是摆在那里的。”书生的语气转为冷峻。
“你说,股市的凶险不在股市,甚至不在经济,但你以上所说的还是没有脱离窠臼啊?”但是不死心,接着问。
“这就是我更为担心的,我们之前探讨过,大掌柜今年的任务就是稳定周边,哎,你不是说你看过天涯唐如松的帖子吗?”书生突然调转话题,问道士。
“是啊是啊,不过你不是说他的东西乱七八糟,不值一看吗?我翻翻也就是图着一乐而已,可没有记住什么东西。”道士有些敷衍。
“嗯,其实这家伙有些话还是有些道理的,比如他在2013年的时候说,大掌柜上任之初,跳出亚太包围圈,从欧非拉美方向外围突破,打一个反包围战,等把日美的注意力吸引之后,再图建立稳固的周边体系。这个思路从目前来看还是正确的,大掌柜和二掌柜很显然也做到了。你看安倍晋三如狗一般跟在大掌柜的后面捣乱,而两位掌柜对于欧洲的密集访问,竟然导致了美国人的慌不择路,发动了乌克兰战争,希望可以拉住欧洲。这些事情都有效的分化了欧美的团结,也有效的减轻了亚太的压力。”
“这样岂不是很好?”道士击节赞道。
“好是很好,但美国人玩了两百年的国际外交,岂会被蒙骗到底?所以,很快他们就回过味来,在亚太闹出一系列事端,首要当属马航事件,只是为时已晚,马来西亚很明智的看破缘由,并最终选择了中国,而泰国亦然。只是,美国不会死心,所以我们看到,今年缅甸的局势恶化,韩国的萨德系统再度热炒,卡特参观天安舰,美国针对南海发力,美菲大规模军演。这一系列的事件,最终表明的是美国对于亚太周边的奋然一搏。而我们,只能以强势应对,这种强势应对,并不符合我们对于南海的实质性控制,但美国人让我们不得不如此,也算是高明之极了。这只是外部的布局而已,真正对大掌柜形成威胁的其实还是在内部。”
“内部?内部怎么啦?”
“这些天网上沸沸扬扬的欧伯嫖娼和姥爷骂娘事件你总该听说过吧?”
“嗯,听说过,据说那个老光棍是被钓鱼执法的,而毕福剑那家伙,我早就看着不顺眼,只是没想到,他居然如此龌龊。”道士说起这件事,还是有些愤然。
“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老光棍被钓鱼,并曝光如此之快,是再一次挑战政府的公信力,让那些平时以公知自居的人人人自危,寝食难安。而这种不安,恰恰就会反映在毕福剑的这件事上。”
“这两件事风牛马不相及,有什么关联?”道士有些不相信。
“你要知道,假如钓鱼是真的话,那么这些公知自居的人就会想到自己会不会也有那一天,那么他们就会对颠覆这个政府更加卖力,甚至不遗余力,因为这关系到他们的未来。而不是以前可攻可守可退的逍遥位置。那么我们现在来看,毕福剑的本意或许就是端起碗吃肉,放下筷子骂娘。讨好一下在座的蓝眼睛大爷大娘罢了,但有人利用这件事,把它无限放大了。”
“哦,放大了,怎么放大了?”
“幕后之人把这件事放大到攻击本政权体制的根基上,否定毛爷爷和子弟兵,实质上来讲,就是否定这个体制的合法性和合理性。这种论调一出,心领神会的大小公知立马狂吠而上,一时间,说错话的毕福剑被架在了烤架上,而这个体制存在的合法与合理也同样被架在了烤架上。对于毕福剑的处理,也就攸关重要。处置太轻,必然会引起跟风,以后谩骂和嘲讽必然会成为常态,这绝对性的动摇了大掌柜的执政根基,处置太重,不但会引起国际舆论上因言获罪的指责,也会更加坚定了一部分小公知们一条路走到黑的决心。更何况,真正的而操纵者和隐藏更深的大公知大资本也在观望这件事的走向。这种高层面的博弈就不是你我可以预料结果的了。所以说,这件事用心极为恶毒”
“麻辣隔壁的,毕福剑这土豹子竟然能引起这么大的震动。真是想不到啊想不到。我估摸着大掌柜现在也在搓手嗟牙吧。”
“这件事还有一个更隐秘的危险,万一大掌柜痛下杀手,严惩毕福剑,接下来,毕福剑要是被自杀,那。。。。。后果不堪设想。”书生的脸上愈发凝重。
“你的意思是不是我们还要去保护这个王八蛋的安全?”道士似乎在开玩笑。
“你说的没错,你这就联系大师,你们二人前往帝都,注意观察,千万不要出事。”书生吩咐道。
“还真去啊?那你呢?”道士有些不解。
“我。。。。。有更重要的事,我得去一趟其他地方。这件事更重要”
“什么地方?你是说巴。。。。。。???”道士顿时一身冷汗。
“闲话休提,这次大掌柜的手下得太重了,包括云南,恐怕会激起某些人的决心。前些日子,有人游览瘦西湖,我就感到奇怪。真。。。。真。。。。”想着想着,书生也不禁一身冷汗。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