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angdonghai008的博客

 
 
 

日志

 
 

刘黎平:关羽败于一场没有守门员的球赛  

2014-06-21 12:29: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都说关公一生神勇,最终却败于自己傲慢的性格。此言差矣,对待一个历史人物,我们不能孤立地看个人性格,而要更多地从军事、政治乃至地理的角度去探讨其命运。 

  古人迷信,说英雄有天命,成败与个人无关。这番话其实也有道理,说明我们的祖先已经深刻地认识到,决定一个历史人物命运的,更多的是时势,是局势,是大势,是趋势,个人性格或许只是历史长河中的一朵浪花而已。  

  要说关公之成败,先从他的一个梦说起。 

  悬疑: 
  出发前为何 
  做悲观预期 

  话说公元219年,即建安二十四年,七月,刘备在汉中大胜曹操,凭着老将黄忠一记漂亮的“进球”,斩杀曹魏集团骁将夏侯渊,同时有赵子龙高超的“守门技术”——“偃旗息鼓空营计”,曹操丧失向巴蜀进军的跳板,军力龟缩回长安和中原。 

  诸葛亮“隆中对策划”已经进入第三步战略:第一步是夺取荆州;第二步是夺取西蜀;第三步就是西蜀和荆州同时向长安和中原进发。 

  从荆州出发,向中原的“球门”进攻的重任就落在关羽的身上了,刘备封关二爷为前将军,进军中原,首先进攻中原的桥头堡樊城和襄阳。这不仅是蜀汉事业的巅峰,也是关羽一生事业的巅峰。 

  此刻的关将军,是怎么想的呢? 

  以关羽的脾气,当然是气吞万里如虎,视曹军如草芥。然而,一个小小的细节,却暴露了他出发前真实的心态。熟悉《三国演义》的人肯定记得这个细节,关羽在出发前梦见有一头猪来咬他的脚,他拔剑去斩,结果惊醒。 

  这个故事,不是罗贯中的文学虚构,而是有历史记载的。据《蜀记》记录,关羽在出师进攻中原的桥头堡樊城之前,曾做了一个梦,“羽初出军围樊,梦猪啮(咬)其足。”对于这个梦,一向气场很足的关羽,却做了一个悲观的预期,他对义子关平说:“吾今年衰矣,然不得还!”我今年衰落了,此次出征可能不会回来了! 

  这个记载可不可靠?今天没法确定,但《蜀记》这本书据说是东晋王隐编辑过的,王隐比关羽晚七八十年,而《蜀记》比王隐还要早,也就是说,和关羽的年代比较接近。对于历史人物而言,与其同时代的人来解读往往比晚几百年的专家靠谱,因为时代氛围一样,所以他们对关羽心理的解读会比较真实。 

  那么,关羽的梦说明了什么呢? 

  解梦: 
  高傲的背后是焦虑 

  我们从现代人的心理来琢磨一下关羽的梦境。关羽此番北伐,面对的是曹魏这样超级强大的军事对手,他应该梦见老虎、豹子和怪兽才对,而且应该是当面袭击,但是在梦境里袭击关羽的却是一头平凡的家畜,且是去偷袭他的足部。 

  这说明关羽心里有一种放不下的焦虑,他不担心敌人的强大,而是担心敌人的不可确定性。拳手格斗时,主要是防备头部和胸腹,足部是容易忽略的地方,关羽梦见足部被袭击,说明他顾虑到了自己的软肋,考虑到了对手的阴谋。 

  是什么让以高傲著称的一代名将陷入焦虑?熟悉三国的人应该很清楚:关羽担忧的是东吴。 

  他一向瞧不起东吴,甚至连东吴孙权的求亲都以辱骂回应,骂孙权是“犬”,是“狢”。狢是什么?一种长得很丑的犬科动物,在关将军眼里,东吴就是这玩意!因此,在梦境里,袭击他的不是猛兽,而是一头不起眼的家畜。而这头家畜来咬关羽,说明关羽绝对不是个因为傲慢就对敌人掉以轻心的人,他对东吴的偷袭其实已经有了心理上的准备。 

  一连串政治和军事上的考量,浓缩成了一个形象的梦,它根本不是什么预兆,而是一种心理的折射。 

  有人可能就会出来拿主意,早知道东吴会不怀好意,干吗不执行诸葛亮一贯的东联孙权政策呢?对此,关羽明白得很:荆州只要一天还在刘备的手里,蜀汉和东吴就不可能真正结为联盟。 

  假设关羽接受孙权的求亲,结为亲家,你以为孙权就会就此罢休吗?醒醒吧,在那个三国纷争的年代,在巨大的利益面前,连亲人都可能反目成仇,何况只是儿女亲家。 

  因此,不管关羽对东吴是傲慢还是友好,孙权君臣对荆州的算计,从来都不会改变。基于这个清醒的认识,关羽对东吴是完全不信任的,不管自己摆出什么低姿态,对方都不会买账。荆州是一道无论如何也迈不过去的槛。 

  要率师北上了,关羽的焦虑可想而知。一方面,他支持“隆中对”,严格执行总公司的策划,而且熟读《左氏春秋》的他也明白,这一仗很可能是他历史身价的一次终极定位;另一方面,关羽处于两方面作战的境地。北方势力超级强大,他必须全力以赴,绝大部分兵力和物资都要集中投入到北方战场,不可能预留大量部队防守后方的东吴,而后方敌人的行动,又是那么不可确定。西蜀方面,虽然和荆州接壤,但地理上的接壤不等于运输上的便利,荆州与西蜀之间地形复杂交错,没有坦途,况且在与曹操作战筋疲力尽之后,大哥刘备不太可能在短时间内将大量人力、物力投入东面战场。 

  打个比喻,关羽凭借弱小的荆州北伐,就好像领了一支只有前锋的球队,去和许昌恶战,而自己的球门——荆州,却连一个像样的守门员都没有,凶险程度可想而知。于是,他才做了这个奇怪的梦。 

  结合以上因素,我们不难理解关羽的傲慢,固然是天性使然,其实也是他对敌人做出的一种姿态,反正你们是巴结不了的,笼络不了的,不如拿出我三十年纵横天下的神勇来镇你们一阵子,只要镇住这一阵,以闪电战拿下中原,再回头跟你们谈判不迟。 

  北伐初期,关羽打得许昌都准备迁都了。吕蒙和陆逊写信来表示祝贺。关羽阅信大喜,但你以为他真的是被蒙骗了吗?非也,他喜的是可以借助水淹七军,威震华夏的威力,暂时将敌人镇住一阵子,早日完成北伐使命。他心里明镜似的,知道那些贺信都是假心假意的溜须拍马,不安好心。 

  顺着这个心态,大家也可以理解关羽为什么对后方运送物资的糜芳和傅仁大发雷霆,嫌他们动作慢了。因为北伐战役必须是一场闪电战,持续的时间越短,东吴下手的机会就越少,后勤运送当然不能慢。其实,据史书记载,关将军平时是一个对士大夫很傲慢,却对下属很和气的人,这一次反乎常态训斥糜芳和傅士仁,乃是对于战役和后方安全的焦虑使然。 

  探讨: 
  性格决定命运 
  命运也决定性格 


  说句公道话,关公走麦城,主要的原因是他打了一场没有守门员的“球赛”。而这个局面不是他所能决定的,也不是他所能补救的。 

  站在争夺荆州的大格局上看问题,关羽的悲剧是无法避免的,他的高傲只不过是将事态向深渊又稍稍推了一步而已,作用并不大。对于三国人物的解读,我们更多的要看时势,看大势,看局势,看趋势。 

  而且,我们也只有在看大势和趋势的背景下,才能更准确地看到人物表层情绪下的真实心理。人总是要做事的,人可以影响事,事也在塑造人。关羽的傲慢,固然可能是他的基因使然,但后天的环境和遭遇也在塑造他的性格,他要冲锋陷阵斩上将首级,高傲的气质自然可以压制敌人的气焰,让他的神勇发挥得更为流畅;他面对东吴在后的被动局面十分无奈,焦虑之下,自然会想到用在战场上积累的气场来压制敌人,高傲和焦虑,相互依存。关羽的傲慢,造就三国的传奇;三国的复杂,也造就关羽的傲慢。 

  所以,我们的性格,也可能是周边环境和遭遇的衍生物。性格决定命运,命运未尝不决定性格?当然,这个命运,不是宿命,而是指大格局和大趋势。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