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angdonghai008的博客

 
 
 

日志

 
 

布热津斯基:中美俄地缘政治再思考  

2014-06-19 10:08: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布热津斯基:中美俄地缘政治再思考



我想我们主要讨论中俄在上海签署的协议及其意义。关于这个问题,我有三点基本想法供大家讨论,因为至少在我看来,该问题仍待深入分析研究,或许在座的另外两位能提供更深入的见解,因为他们比我更了解中国。

但是,总体来说,迄今为止,大部分由该协议所引发的讨论,仍源于某种程度的不确定性。然而,我认为该协议的签订并没有为俄罗斯创造出一个能大有斩获的环境。虽然俄罗斯人获得了一些核心的重要利益,以及某种程度上有利于其获得成功、扩大影响力的好处。但是,至少在我看来,在协议生效后,他们不可能拥有像中国那么大的行动自由。

毕竟,这是一份长期协议。该协议要求双方就一些关键问题做出诸多承诺,但是对比中国,俄罗斯做出的承诺要多得多。通常来说,俄罗斯对中国做出的承诺,目的在于使俄罗斯从中获得长期利益,并保持,甚至扩大这些利益。在中俄签署这一协议后,欧盟(对俄罗斯的)重要性已被低估或者可能在下降。

当然,中国也会这么做。对于中国来说,得到俄罗斯的支持肯定是有利的,这为未来的中国提供了某种程度的保障。这一点非常重要。但是想想这一点,在未来几年,中国有可能和其他国家合作,例如,在伊朗开发新的合作机会,从沙特阿拉伯购买大量能源。尤其是这会改变世界从沙特购买能源的分布结构。中国现在已经和土库曼斯坦签订了一系列内容广泛的长期协议,这份订单规模在将来还有可能增加。

中国方面当然想维护好该双边关系及合作协议。因此,在某种意义上,我的感觉是,虽然这是一个互利双赢的协议,然而对比俄罗斯,该举动的战略意义对于中国来说更有价值。这不意味着中俄间有分裂的倾向。这只是一个不断延长的谈判关系的正常结果。但是这之后,在某种程度上,俄罗斯没有这么多的选择余地了。

第二方面,我并不了解该协议的价格结构是怎样的。但是我最近与一些中亚朋友谈话时发现,他们显然在该协议中有自身重要的利益,我从他们的话中所得到的信息是,俄罗斯确实被迫在价格方面做出了一些重要妥协。所以这是从价格方面来看的。问题是,比起俄罗斯,该协议对于中国来说更有利,但也同时印证了双方致力于建立长期稳定关系的执行力,但这也可能会因双方力量的不对称而改变。

我的第二个观点,总体来说是关于中俄关系的地缘政治现实。毫无疑问的是,中国、俄罗斯和美国是当今世界最强大的国家。虽然在最近的公开场合中,奥巴马总统整体上正确地将俄罗斯降级为一个主要的地区性大国,而不再是全球性大国。我不想就该问题与总统争论,尤其是因为我也非常赞同该论点。

但我也认识到,当讨论到核力量时,俄罗斯确实仍是全球性大国,还是一个能与我们相匹敌的全球性大国。然而中国则不是。这也很好的印证了中俄关系中显着的不对称特征。虽然我不认为中国和俄罗斯会使用核武器攻击对方。然而事实是,俄罗斯是一个全球性的核大国,而中国则不是,中国在该方面落后于美国和俄罗斯。如果互为核攻击目标时,这样的力量对比更加不对称。实际上,在针对美国及俄罗斯的核战略中,中国主张使用最小化的核威慑,小到足以达成其想要的政治结果就行,而不是造成大规模的全面损害。这就是差别所在。

然而其次,在另一方面,中国和美国都是全球性经济大国,俄罗斯则不是。更糟糕的是,中国还是个发展中的全球性经济大国,俄罗斯也不是。俄罗斯最多也就是个地区性经济大国,还处于衰退趋势,而对于俄罗斯人来说,该问题还日趋严峻。因此,这也涉及到了双方关系中的不对称性问题。

人们甚至可以说,乌克兰危机将会是俄罗斯霸权历史上,最具有破坏性的领土地缘政治斗争。如果你看俄罗斯帝国的历史,你会发现这个帝国实际上一直在稳健地发展着,当然在不同时期也有过倒退,然而这些倒退都不是决定性的,比如19世纪50年代与克里米亚爆发战争是个倒退;本世纪初的俄日战争也是个倒退;这些对于远东地区还有一些意义,但这些都不是决定性的。在上世纪40年代二战开始时的失败,很有可能产生决定性影响,但最后俄罗斯还是胜利了。

而如果失去乌克兰,这有可能成为俄罗斯最为严重的领土失守。这相当于失去了超过4000万人口,以及面积相当大的一块领土。普京在俄乌关系上已经取得了一些前所未有的成就。总的来说,乌克兰人从未掩饰过对俄罗斯的憎恶。克里米亚的独立以及目前的情况,正在制造出一个对俄罗斯充满强烈敌意的国家。如果这样继续下去,乌克兰倾向西方后,俄罗斯会因此而遭难,我相信这种可能性的存在。这将成为目前为止,俄罗斯帝国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倒退。

中国虽然不会受到这样的威胁,但遗憾的是,从他们的角度来看,中国和周边大部分接壤国家的关系都不好,而且中国一方面在向别的国家声张领土,同时,也在拒绝承认自己侵占任何别国领土。对此,俄罗斯和其他国家都很担忧。在中国历史中,是俄罗斯侵占了中国最大的一块领土,目前为止,中国还未在公开场合下谈及此事。这是未来俄罗斯不能完全忽视的一个问题。中国与其邻国产生了诸多地区性及全球性冲突,同时,中国存在保持克制态度的例外。中国最近就遇到了领海划分等方面的问题,但还没有引发任何严重的后果。

第三点,也是最后一个我要说明的问题是,这三个国家各自的地缘战略走向是什么?俄罗斯很显然,正在走下坡路,她的整体走势是负面的。就人口来说,俄罗斯的人口数量正在下降;就社会精英层面,俄国的大量精英正在向别的国家移民,虽然不是个压倒性的多数,但是也是个庞大的人群;俄罗斯的人均寿命远远不及发达国家,与之相比仍处于一个比较低的水平;私人资本方面,俄罗斯的每一个成功的新中产阶级都在把钱投向国外。

上述的一些情况也在中国发生着。中国出现了大量亿万富翁,这些新贵们也正在想办法输出大量资本,但整体上,其程度远不能与俄罗斯相比。另外,中国没有出现像俄罗斯那么大规模的移民潮。我们能感觉到中国的活力以及未来成功的可能性。中国正在和平崛起,这仍是中国的主要口号,至少是官方层面的。所以这么看,中国的地缘战略走向还是非常积极的,但与此同时,也与俄罗斯形成了鲜明对比。当然,这是从中国及全球的角度来看,然而麻烦的是,中国和俄罗斯的关系并不是世界上的主导关系,中美关系才是全球的主导关系。

在中俄美三角关系中,俄罗斯力量的下降毫无疑问提升了中国的影响力,这也给予了中国随时随意地利用俄罗斯的机会。但中国出于谨慎的态度和战略方面的考量,又不与俄罗斯走得太近。这从中国在联合国就乌克兰问题的表态就可以看出来,中国明确投了弃权票,不支持明确谴责俄罗斯的决议案,但也并没有支持俄罗斯,没有尝试去否决该决议案,他们只是简单地弃权了。这说明俄罗斯不处在中国战略考量的优先位置。中美关系仍处于头等地位。因此,在中美俄三角关系中,美国依然起着主导作用。

我们能否一直保持加强中美互利的姿态?因为这直接关系到中俄关系。然而,我对于双方都有一些自己的想法。我并非为了炫耀自己多么聪慧,或是回避这一问题的判断,而是美、中两国最近的表现在技巧和智慧方面都有不尽人意的地方。

我对奥巴马总统关于“重返亚洲战略”最开始的一些措辞持有保留意见,在阅读这篇文章的时候,我不禁自问:中国会如何解读这篇演说的含义?在阿富汗战争濒临结束的时刻,如此强调向远东地区的“军事转移”是出于何种理由?为什么如此强调这种转移?为什么要在海洋和领土争议问题上含蓄地传递遏制中国的信息?为什么不直接说美国自1905年调停日俄战争以来就是远东的一部分,现在和将来也是远东的一部分?这么说既真实准确,又能达到目的。

我们不否认,美国的航空母舰、驻军,特别是最近在澳大利亚的军事部署也是这一体系的一部分。我们也毋庸说明,美国在澳大利亚部署的海军陆战队是针对中国还是针对巴布亚新几内亚(笑声)。重要的是,美国军队将在这一地区保持存在所释放的战略信息可能是错误和不必要的。

在最近的一些演讲中,特别是在奥巴马总统的西点军校的演讲中,演讲者将对华关系与一些过往情况作比较,对中国在世界上所扮演的角色的评估存在着矛盾之处。我们在定义这一问题时需要更为谨慎;当然,美国的报纸十分自然、也出于本能地对中国的政治体系进行无顾忌的批判。应对这一批评,中国政府则在媒体上公开渲染对美国的敌意,在我每周阅读的中国文章中,不少都在强调美国的侵略精神、冷酷无情和野心,我从中感受到中美双方潜在敌意、战略互疑和不确定性的不断上升。

在来这里之前,我刚从中国主流媒体上读到一篇题为“美国霸权对中国最大的威胁是将中国‘美国化’”。这一文章理所当然地将中国面临的系统性内部问题与这一挑战联系在了一起。在诸如“哪个国家拥有更多的腐败官员”之类的话题上,中国并不喜欢与美国比较,但我认为在这方面中美两国可能不相上下。但是,中国与美国在这一领域面临的问题并不相同,我们的腐败官员主要秉承了我们在金融领域的文化,即“不择手段地捞钱,不择手段地勒索他人”,而中国的腐败官员则正是其高官。

我原本以为,共产党人在财富分配方面的原则与我们有很大的区别,因而(这种腐败)对他们内部运行和稳定的威胁程度要高于我们。中美两国的问题也许有一些共性的因素,这些问题背后所蕴藏的危险可能十分严重。目前处于特殊阶段的日本-印度关系可能为解决这些战略问题提供一种视角。当前,印度媒体上充斥着对穆迪总理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关系发展的报道,并表示这种关系在当前印度受到一个实力强大、技术先进的潜在海洋强权国家–中国的威胁时,显得十分符合逻辑。

因此,我认为中国在处理外交问题时需要更加小心。而对于我们来说,向所有人证明美国在面临着特定社会风险之时,仍然保持着经济持续增长和维持富有活力的经济体系的能力将是一个挑战。我特别重视的一个问题是,美国社会内部顶级富人、不断增长的贫困阶层以及普罗大众之间日益增长的不平衡性,这将是一个艰巨的挑战。http://www.swjrzk.com/3438.html

点评:
老狐狸比那小黑人总统有远见和谋略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