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angdonghai008的博客

 
 
 

日志

 
 

MRandson:说说反恐  

2014-05-24 10:39: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反恐是一场战争。

  恐怖主义是与正规作战完全不同的作战方式。作战双方力量对比悬殊,恐怖分子不采用正面作战的作战方式,而以偷袭为主,并不以对方军事人员为目标,而是以平民为主要杀伤对象。通过杀伤平民的方式制造巨大政治压力,达到政治目的。这是老鼠与大象的战争。正规军在反恐作战中往往并不能有效发扬火力和各种专业军事技术,在与恐怖分子的对抗,显得笨拙而不灵活。反恐作战,情报比火力重要,政治比军事重要。

  战争是政治的延续。上兵伐谋,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要做到不战而屈人之兵,必须从政治的角度分析清楚战争的来龙去脉。如此,才能从根源入手,解决问题,做到军事问题政治解决,事半功倍。否则,单纯依靠军事打击,必然疲于奔命,师老兵疲,事半功倍。

  恐怖组织与有组织犯罪组织一样,也具有章鱼型的结构。首脑指挥走卒,首脑提供智力,走卒提供炮灰。进一步考虑,这些恐怖组织的首脑的背后,往往是某些大国的情报机构。某种意义上讲,这些恐怖组织的首脑,也不过是某些大国情报机构的代理人而已。这些大国的情报机构(比如中情局)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实际上,支持分裂势力,削弱其它国家,在黎塞留的时代,法国与西班牙争雄的时候,便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恐怖组织常见的运转模式是:恐怖组织的首脑,蛰伏海外,向国内传递指令,操纵组织运转,通过离岸金融中心,不断向国内输送金钱,维持组织运作。这些金钱,通过非政府盈利机构,三转两转,转入境内负责指挥走卒的中层干部手中。

  境内存在的往往是中层干部和源源不断发展的走卒。即使把这些中层干部和走卒全部消灭,只要海外的首脑还活着,恐怖组织死而不僵,随时可能春风吹又生。

  打击恐怖组织,斩首行动效果也未必好。一方面,恐怖组织的首脑,往往隐匿起来,甚至受到美国等国家的庇护。另一方面,即使消灭了首脑,组织内部很可能再次产生新的首脑。再者,敌对国家的情报机构还可以寻找新的代理人。这并不难。

  切断境内恐怖组织的经济来源,类似断粮,可以使境内的恐怖组织瘫痪。在不断推动金融自贸区发展,各类民间非政府盈利组织蓬勃发展的今天,完全切断恐怖组织的资金,并不容易。总会有一些资金通过各种渠道点点滴滴地渗透进来。何况,这并不是治本的办法。

  各类恐怖组织,都有一定的社会基础。这种社会基础,为恐怖组织源源不断地提供走卒。一个走卒死掉了,很快就会有新的走卒补充上来。这些走卒都是本土产生的,平时都是合法公民或者合法居留者,因为非法入境的外来的恐怖分子很快就会被认出来。只有铲除不断滋生恐怖分子的社会基础,才能彻底铲除恐怖主义。

  走卒,往往来自社会中下层。他们的经济地位长期难以改善,对社会结构悲观厌恶,甚至仇视社会,希望采取激烈的手段改变现有社会结构。一旦他们与极端思想结合,往往就会成为不怕死的炮灰。

  市场经济条件下,劳动力成为商品。由于贫富差距扩大,内需不足,必然有一部分劳动力长期处于失业、半失业的状态。这些人长期生活困苦,改善无望。在某些国家和地区,这些劳动者集中在某些人群之中,比如英国北爱地区的爱尔兰后裔。在有些国家,虽然没有种族歧视性政策,但是错误的民族政策造成事实上的隔离,导致一部分民族大多数劳动力长期处于贫困状态。

  比如,错误的语言政策,使少数民族青壮年由于语言障碍,既难以就业也难以接受进一步的教育。再比如,错误的刑事政策,使多数人对少数民族青壮年敬而远之,导致这些年轻人在社会上处于孤立的状态。这些劳动力,只能依靠贩卖小吃,特产为生,生活自然贫困。由于他们受教育程度有限,也就容易接受极端思想,成为廉价炮灰。事实上,宗教对社会的影响力,与全社会受教育程度呈反比,受教育程度越高的社会,信教的人数越少,宗教的地位越低。

  这些劳动者生活困苦,少数人穷奢极侈,必然充满怨恨。渴望获得帮助和慰藉,任何给予他们经济补助和心理慰藉的人,都会获得他们发自内心的感激。他们很容易成为服从命令听指挥的炮灰。

  恐怖组织的首脑和中层干部,则往往来自社会中上层。这些人,拥有巨额的财富,受过良好的教育,野心勃勃,觊觎更大的权力。他们拿出一点小钱,施舍一些小恩小惠,就能聚拢一大批走卒,获得巨大的人望。

  默许、鼓励、甚至支持这些人通过原始积累等手段据敛财富,获得政治地位等各类扶植这些人的政策,是愚不可及的领导人才会推行的政策。这些愚蠢的领导人往往背叛群众路线,而是信仰精英政治。他们希望培养富有、精明的少数民族“代理人”管理“愚昧、贫穷、落后”的大多数,却不知道这样的政策培养出来的不是管理少数民族的“代理人”,却恰恰是与自己作对的首脑和中层干部,那些“愚昧、贫穷、落后”的大多数则成为受他们指挥的炮灰。

  宗教问题从来都是政治问题。教义的争夺,从深层次看,都与世俗利益密不可分。中世纪农奴接受一种教义的原因,往往是他们的领主推广这种教义。这些农奴受教育不深,在经济上处于从属地位,必然随大流信仰自己主子推崇的教义。而这种教育,则是与他们的主子的世俗利益,密不可分的。

  随着社会的进步,这种宗教问题已经逐步弱化了。但是,在某些国家和地区,这种领主与农奴的关系再度复活了。这有三方面的原因:一是因为政府为了一点小钱,把教育、医疗和养老推向市场,成为大多数劳动者身上沉重的负担;二是因为政府推行大规模市场化,把本应由政府承担的各种社会公益行为推给民间组织;三是因为大批劳动者长期处于失业、半失业状态,迫切需要这些救济和公益活动和心理安慰。于是,那些野心勃勃社会总上层,拿出一点小钱,就可以控制一大批社会底层。

  一些长期处于失业、半失业状态,几口人只有一双鞋的家庭,自然愿意接受地下宗教学校提供的免费食物、教育、衣服、和一对一的老师关爱。他们获得了经济补助和心理慰藉,自然在潜移默化中,接受对方的宣传。这样的宗教学校会教给他们什么呢?无非是“我是主的小绵羊”,或者“真主万能,消灭异教徒之类”。何况,多数人都是感恩戴德的。在这样的背景下,越来越多的男人留起大胡子,女人穿起只露出眼睛的长袍,便不足为奇了。

  某些地区推行私有化之后,宗教势力迅速发展,原因其实也是类似的。大下岗的重灾区,也是邪教传播的重灾区,就是这个原因。

  恐怖组织的首脑与中层干部,与那些走卒,在经济上,往往处于剥削者与被剥削者的位置,是对立的位置。但是由于缺乏教育,或者接受了泛阶级教育和极端宗教思想教育,缺少社会阶级分析的能力,这些走卒往往只能看到小恩小惠,感恩戴德,并不知道自己的苦难,其实恰恰与这些人的剥削密不可分。他们在感激之情的鼓舞下,心甘情愿为这些首脑和中层肝脑涂地。

  民族、宗教问题,并不是恐怖主义的根源,一切问题的根源都在经济矛盾。以民族、宗教问题为反映的恐怖主义,不过是经济矛盾在民族、宗教方面的映射。如果不能正视恐怖主义出现的根源,那么恐怖主义现象,绝不会局限于民族地区。

  从产生恐怖主义的土壤考虑,便不难理解,为什么毛主席的时代中国没有恐怖主义:在那个时代,恐怖组织的首脑和中层干部,是拿不出足够的财富要买人心的;多数劳动者的生活虽然简朴,但并不是没有希望的;绝大多数人在经济地位上是平等的;国家并不把基本教育、医疗等生活服务作为谋利的手段;信仰平民路线而不是精英政治,境内没有产生走卒、中层干部和首脑的土壤;境外渗透的武装特务,也没有立锥之地。

  反恐是一场战争,是一场争夺人心向背的战争,也是一场经济战争。打好反恐战争,要解决经济问题,也要调整执政理念。

  *********************************************************************************

  新疆的事情本不想写,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

  今天,有朋友问我为什么要网购切糕。

  原因很简单。市场经济条件下,劳动力成为商品,总会有一些劳动力滞销。因为语言、错误的民族政策等原因,少数民族的失业往往比汉族更严重,他们往往更困苦。他们长期处于贫苦之中,就容易接受那些免费食品、衣物、教育和一对一的心理辅导,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

  我经常向朋友推荐一家新疆水果批发店的水果,很不错。改善少数民族同胞的经济状况,是解决民族问题的重要一环。

  我没吃过切糕。不过,既然分裂分子要把新疆同胞分出去,让愿意维护祖国统一的同胞孤立无援,我则要尽我所能把他们给他们支援。

  如果不调整执政理念。继续扩大贫富差距,推行精英政治,那么恐怖袭击绝不会局限于新疆,也绝不会局限于伊斯兰教。

  这是真正值得警惕的!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