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hangdonghai008的博客

 
 
 

日志

 
 

东方评论:天朝政治经济金融军事全方位备战  

2014-11-29 13:13: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财长敦促欧洲采取更多行动提振经济
【综合消息】据媒体报道,美国财政部长杰克·卢警告,欧洲经济或将面临“失去的十年”。针对欧洲经济前景,美国财长这一严厉措辞十分罕见。
杰克·卢表示,欧洲经济并没有恢复健康增长,现在正面临陷入更深衰退的风险。虽然欧洲央行已采取有力的措施,推出宽松的货币政策来支持经济,但这样不足以帮助经济恢复增长。欧洲各国和其他欧洲机构需要采取坚决的行动,减少欧元区经济陷入更深衰退的风险,世界承受不起欧洲版“失去的十年”。
“简而言之,欧洲经济的现状没有实现二十国集团强劲、可持续、平衡增长的目标。”杰克·卢强调说。
目前,欧元区经济濒临衰退,第二季度仅增长0.1%,而且离通缩也不远。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近日发出警告,如果欧元汇率持续走低,欧元区经济增长将面临下行的风险,欧洲央行应尽快采取行动应对这一风险。有分析人士表示,杰克·卢的言论显示出,他担心欧洲面临的种种问题会伤害美国经济增长。相对于欧洲以及许多新兴市场经济体,美国经济复苏导致美元持续升值,这可能会伤害美国的出口。杰克·卢警告,全球不能只依赖美国强劲增长来支撑需求,美国增长速度不足以弥补其他主要经济体的疲软增长。针对美国经济,杰克·卢指出,尽管现在经济已经好转,但还有更多的工作有待完成。美国政府需要增加教育、职业培训、制造和基础设施等方面的投资。
当地时间15日,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将聚首澳大利亚布里斯班,探寻促进全球经济发展良策。有分析人士认为,促进经济增长一直是G20的核心议题。推动经济增长、促进结构改革和加强风险防范将成为这次峰会的三大目标。据悉,在布里斯班峰会上,G20领导人将讨论和审议由协调一致的政策措施组成的布里斯班行动计划。该计划包括短期和中期措施,目的是协调各国在促进贸易和投资、增加就业及加强竞争等方面共同采取行动,为实现全球经济的持续复苏和增长打下坚实基础。
【时事解读】
请大家注意这三段文字,原文分别是:
第一段:杰克·卢表示,欧洲经济并没有恢复健康增长,现在正面临陷入更深衰退的风险。虽然欧洲央行已采取有力的措施,推出宽松的货币政策来支持经济,但这样不足以帮助经济恢复增长。欧洲各国和其他欧洲机构需要采取坚决的行动,减少欧元区经济陷入更深衰退的风险,世界承受不起欧洲版“失去的十年”。
第二段:“简而言之,欧洲经济的现状没有实现二十国集团强劲、可持续、平衡增长的目标。”杰克·卢强调说。
第三段:杰克·卢警告,全球不能只依赖美国强劲增长来支撑需求,美国增长速度不足以弥补其他主要经济体的疲软增长。
在第一段文字里,这位大言不惭的美国财长的这番大言不惭的言论倒也映射了三个核心问题。
第一个问题,杰克·卢表示,欧洲经济并没有恢复健康增长,现在正面临陷入更深衰退的风险。对此,这里想强调的是:其一、对这位美国财长有关欧洲经济现状、甚至远景的描述,这里完全赞同。不仅如此,甚至可以用一针见血的准确性及毫不留情的客观性这样的形容词加以肯定。然而,更需要指出的是,如果将这段描述的欧洲一词换成美国。那么,就整段描述的准确性与客观性而言,还要加上一个形容词,那就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第二个问题,在第一个问题的基础上,结合美国政府向来无视他人利益的极端自私性,特别是结合美国金融、财政向来只为美国资本利益服务的内在本质性,人们再去观察第二段文字。也就是:“简而言之,欧洲经济的现状没有实现二十国集团强劲、可持续、平衡增长的目标。”杰克·卢强调说。人们也就不难明白这位美国财长在这里激情强调的真实意思无非是直接跳过第二段的第三段文字,即:杰克·卢警告,全球不能只依赖美国强劲增长来支撑需求,美国增长速度不足以弥补其他主要经济体的疲软增长。然而,基于第一个问题,人们又不难发现第三个问题。
第三个问题,就目前而言(注:作为一个真正能持客观态度且具有深厚经济、特别是金融功底的观察者,在观察美国经济问题时一个起码的标准就是:是否有能力看清楚美国就业数据中的猫腻),所谓的美国强劲增长从何而来?所谓全球不能只依赖美国强劲增长来支撑需求更是从何说起?因此,所谓美国增长速度不足以弥补其他主要经济体的疲软增长这一类的警告,不过是一种怀揣着别有用心、基于某些挰造事实或适时地(面向方方面面)或定向地(定向于某个战略方向或政治经济实体)而针对性地警而告之而已。且在时间已经进入2014至2015年的危险时段之后,不仅频率上会日益频繁且内容上也会日渐严厉。由于绝对会经常听到,因此为了讨论的方便,不妨称之为卢克式警告。在APEC峰会已经结束、且G20正如火如荼的档口,这种卢克式警告的出现尤其值得高度警惕。
在之前的解读中,围绕此次APEC峰会的意义曾经给出这样几个观点:
第一、此次APEC峰会前后的较量、结合此次(珠海)航展,总的信号就是:不仅是政治、特别是军事层面的备战,也是经济、特别是金融层面的开战。而这表现在运20身上更加明显:在前苏联解体后,原本全世界有能力大批量提供200顿运输机的只有美国军工一家(本质上,乌克兰、俄罗斯或已经失去或即将失去这种能力)。但偏偏运20横空出世,且与俄罗斯的伊尔-76及其改进型完全不同的是,依托中国经济,运20的后劲极其强劲。大量先进技术的运用(比如3D打印、当代航电)必然极大地挤占美国类似机型(C-17)的市场,打击美国军工、进一步削弱美国制造业。同样必然极大地挤占美国类似机型市场、打击美国军工、进一步削弱美国制造业利润能力的还有歼-31。
第二、毫无疑问,此次航展之后,在纯军事上(运20)远程战略运输这块短板一旦不再。中国两种战略准备的践行能力将进一步增强。企图与中国拉上风险管控机制、暂避被军事解决风险的日本(或美日军事同盟)也好,默认(其实是鼓励)日本极右向中国放软的西方利益-西方资本也罢、甚至在敏感时间点去南海军事训练的俄罗斯,难到就真的看不出这些综合信号吗?显然不是。所有这些,均不过是方方面面在为自己精心准备的战略方案、计划尽可能地争取时间与空间,从而都在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第三、对今天借APEC这个平台、依靠中国自身强大的经济、特别是军事实力,尤其是群众路线的实际践行,完全可以以“中国梦、亚太梦”这些去笑傲江湖的中国而言,仍然要做好韩国亲西方势力、特别是日本极右在APEC之后随时因西方利益-西方资本的需要,而在钓鱼岛问题、中韩自由贸易协议等已经或即将达成共识的问题上,而再次兴风作浪的心理准备。在金融摊牌之后,这甚至是必然发生的。
第四、至于究竟谁才能笑到最后?恐怕还是至少自三、四年前意图全面恶化中国外在安全环境、特别是是经济、尤其是金融安全环境的埃及之乱后就开始准备、且现在还在进一步准备,从而已经手握两种战略准备、尤其是必要时绝对控制南海、拿下全球格局之锦州的中国。还是仍在加紧践行群众路线的中国。当然,最后的结果还是让事实去说话吧。
而在短短的几天里,或者说在APEC峰会向G20峰会切换的几天里,就迅速出现了许多开始说话的事实。在进一步展开这个解说之前先来阅读几则新闻素材,特别是一条刚刚收到的新闻片段。
美媒散风“奥巴马欲除巴沙尔”称叙已是IS“避风港”
【华盛顿消息】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3日报道称,美国国家安全团队上周一周内4次聚首白宫,围绕“美国当前对叙利亚政策是否和打击IS的重要目标相符”的议题展开讨论。CNN称,4次会晤中,其中一次由总统奥巴马亲自主持,其它几次也有国务卿这样的重量级官员列席。一名政府高层官员对CNN说,“叙利亚长久以来的问题现在变得更加复杂——要想彻底击溃IS,我们不仅要在伊拉克战场上取胜,同时也要在叙利亚战场上取胜”,铲除巴沙尔政权将成为重点。《华盛顿时报》称,会议内容甚至谈到“一旦巴沙尔倒台,叙利亚将面临何种政治过渡”。
CNN称,美国政府在今年10月着重强调“伊拉克优先”的IS打击策略。根据设想,美国在协助伊拉克打击IS的同时,组织起一支叙利亚“温和派”反政府军队,对他们进行审查、培训,并提供装备,以便于这支力量能与本国境内的IS武装相抗衡、进而和巴沙尔政权斗争。而现实是,叙利亚反政府军现在“腹背受敌”,他们一方面要和政府军作战、另一方面还要疲于应付IS及叙其他极端组织,如“努斯拉阵线”。CNN称,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巴斯基尽管表示,“对叙利亚基本方略并未发生变化”,但他同时说,巴沙尔是吸引叙极端分子的“最大磁石”,叙利亚已是IS的“避风港”。CNN称,政府高层流出的有关“重审对叙方略”的说法,已经充分说明当局“默认”早先计划的“失策”,废黜巴沙尔政权和与IS交战同等重要。
美军高层:伊拉克需要8万精兵才能收复失地
【华盛顿消息】据路透社11月14日报道,当地时间13日,美国高级军官宣称,伊拉克需要8万名训练有素的士兵来收复被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占领的土地,恢复与叙利亚的传统边界。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丁?邓普西将军在日前举行的国会听证会上说:“我们需要大约8万名训练有素的伊拉克安全部队士兵来收复失地,最终夺回摩苏尔城,恢复传统边界。”
邓普西还说,近期新增的驻伊美军还会承担培训新兵的任务。
俄方证实金正恩特使崔龙海将访俄
【莫斯科消息】俄罗斯外交部14日发表声明称,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特使崔龙海将于11月17日至24日访问俄罗斯。
声明说,崔龙海访俄期间将与俄罗斯高层讨论俄朝双边关系中的紧迫问题,包括提高双边政治对话水平、促进双边经贸合作、朝鲜半岛和东北亚地区的安全局势以及双方共同关心的国际问题等。
声明指出,在俄罗斯期间,崔龙海还将到访俄远东城市哈巴罗夫斯克和符拉迪沃斯托克。
之前,朝中社曾报道说,朝鲜劳动党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崔龙海“将于近期”作为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特使访问俄罗斯。
请大家仔细阅读上面几条新闻片段。在此基础上再来看《美媒散风“奥巴马欲除巴沙尔”称叙已是IS“避风港”》这则新闻素材。请大家注意,这条新闻的重点在于:一名政府高层官员对CNN说,“叙利亚长久以来的问题现在变得更加复杂——要想彻底击溃IS,我们不仅要在伊拉克战场上取胜,同时也要在叙利亚战场上取胜”,铲除巴沙尔政权将成为重点。《华盛顿时报》称,会议内容甚至谈到“一旦巴沙尔倒台,叙利亚将面临何种政治过渡”。
显然,如果这份报道为真。那么,它至少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形势已经发展至美国(西方)已经可以主动考虑巴沙尔倒台的这一步了。至少是已开始通过媒体放风的方式去试探方方面面的反应。众所周知,早在美国驻利比亚大使被定点清除、美联储紧接着宣布QE3,从而标志着代言西方资本的美国资本开始公开游离于欧美平台之间,且欧美利益(更多是欧美国家利益、但也包括欧美资本利益)终于在目前仍由美国资本代言的西方资本的协调下初步合流之后;也在所谓时间陷阱外溢至泰国(东盟)、乌克兰(东欧),特别是在于泰国之乱爆发的乌克兰之乱、反而因乌克兰之乱持续升温、从而最终确定为主要外溢方向之前,在大量的解说中就曾经给出并多次强调这样一组观点:
第一、务必要将叙利亚、巴沙尔政权、巴沙尔个人等利益单元严格区分开来。
第二、在第一的基础上进一步认为,如果巴沙尔政权因种种原因而迟迟不能将叙利亚之乱引爆冲击波向境外有效导出。那么,以中俄为核心的国家社会就非常有必要适时放弃对巴沙尔政权的支持。从而以另一种方式——虽然被动,但同样可以迅速且有效地将叙利亚之乱引爆冲击波向叙利亚境外导出。
第三、在第二的基础上,在泰国之乱初起之时,基于形势的进一步发展,这里也进一步强调:如果在叙利亚有重大显性利益、且又是国际社会核心之一的俄罗斯,最终基于种种原因是既不愿意放弃对巴沙尔政权的支持、又不愿意彻底放手伊核进程。那么,为了迅速跳出已初步合流的欧美利益-西方资本为国际社会精心设计的时间陷阱(注:相关概念核心要义是西方资本合欧美之力,以叙利亚长期混乱为战略腾挪支点一步步展开内嵌有金融防火墙全力构建进程、水淹南方最后准备进程这两个进程的西方微调后中东战略,并以西方微调后中东战略与西方资本的复杂转进进程互为支撑并交互展开、推进),那么中国也有必要适时弱化对叙利亚巴沙尔政权的支持力度。但同时要进一步推进必要时绝对控制南海(注:意义在于必要时拿下全球格局的锦州与必要时提前解决日本问题(注:意义在于,必要时强行同步中东、南亚、东亚等各个战略方向)的这两种战略准备。
显然,在过去的时间里,人们是既没有看到巴沙尔政权主动地叙利亚之乱引爆冲击波向境外有效导出,也没有看到叙利亚之乱引爆冲击波以所谓被动的方式有效导出。至于伊核问题谈判更是在俄罗斯错误的叙利亚政策及错误的乌克兰政策的执行不得不谈了又谈。直到现在,人们仍然没有看到因对中东最暴力破局的承受力有本质不同,而极可能迫使与美国利益初步合流、且目前仍在进一步合流的欧洲利益(注:更多是欧洲国家利益),或不得不再次考虑“向中东全面破局这一符合全球大多数国家利益的方向重新移动”层面的可以标志国际社会彻底放手伊核进程的关键信号。
不过,站在国际社会与人类长远利益角度去观察问题,这里想强调的是:在过去几年中,尽管人们非常痛心地看到叙利亚之乱最终外溢至泰国之乱、特别是乌克兰之乱。但人们也欣慰地看到,对中国、南方利益、甚至对整个人类社会未来健康发展而言都至关重要的“(中国)两种战略准备”却始终在加紧准备着、始终未曾懈怠。即便是透过围绕中日四点共识(注:其实是APEC峰会)所展开的博弈的之表象去看本质(详细内容请参阅之前解读)也是如此。不然,为何日本外相回头就叫嚣中日四点共识没有约束性?
而对APEC峰会的意义,这里想指出的是,其本质在于四点。
第一点、在于宣示:中国通过APEC峰会的成功举行,成功地在行动(注:在日本极右放软之后,中日就钓鱼岛等问题达成四项共识)与言论(宣传中国梦、亚太梦、世界梦)上同步宣示了中国梦、亚太梦、世界梦的内在逻辑联系。不仅如此,中国也成功宣示了中国有排除万难的决心与能力、去推动势必泽被世界大多数国家与民族利益的三种梦之最终实现。
第二点、在第一点的基础上,中国也在同时尽力消除APEC前“中日达成四点共识”所必然挟带而来的消极影响(让俄罗斯感到了些许不安)。从而通过珠海航展、特别是明知将来是否可以兑现且是否利好中国均完全取决于未来一年左右的时间内,中国在两种战略准备层面上绝对不能出现任何大的战略错误,也要签下中韩自贸实质性谈判(还会有中澳自贸实质性谈判)等方式,向方方面面高调宣示:中国已基本完成包括必要时提前解决日本问题的两种战略准备的准备进程。从而基本做好了伺机半渡而击的各项战略准备。
上面这段描述有些拗口,但意思表达的非常准确,请大家仔细体味。这个问题,从日本安倍政府一方面对外(中国)放软、对内却着手提前解散议会举行大选,从而还想再干一段(注:这得看未来一段时间里,中国经济是否加大对暗中支持日本极右之日本经济的压力)。但一方面,又指使日本外相对外(中国)叫嚣中日四点共识没有约束性的变脸、且与美国在APEC峰会间举行大规模夺岛联合军事演习,从而展现出一种期望、恐惧却又不得不继续对抗均有的矛盾动作中就可以体现出来。
如果俄罗斯决策层能够利用最后的几个月时间从其已经被事实证明为错误、且大错特错的叙利亚政策、特别是乌克兰政策中警醒过来。那么,日本极右的真实言行就足以帮助俄罗斯锁定最为正确的战略突围方向。
在这个问题上,有层战略内涵是只可意会,不好言传。那就是在欧美初步合流且在进一步合流的形势下,当今全球局势的要点在于:其一、今天的中东迷局类似于当年的朝鲜半岛;其二、今天的俄罗斯之战略处境类似于当年的中国;其三、今天的西方仍然是当年的欧美,只是欧美之间的主导权,在代言西方资本的美国资本的主导下,循资本复杂转进的需要(注:对内双向挤压欧美两个平台,对外利用这种双向挤压,一方面最大限度协调欧美两个平台的矛盾,另一方面最大限度整合两个平台的资源),从而刻意表现出或择机向欧洲转移的姿态,继而由欧洲利益(西方资本)开始主导。其四、今天的乌克兰及白俄罗斯等,类似于当年夹在欧美集团与前苏集团之间的中国东北。一旦新中国以毛泽东主席为核心的决策层在这个问题上决策稍有错误,从而迸发出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坚决维护中国国家安全的坚定意志力,极可能作为当时两大战略集团之间之东北亚战略缓冲区的中国东北,恐怕是很难继续留在中国版图之内的。
在这些要点的基础上,人们就不难明白当年以毛泽东主席为核心的新中国决策层,权衡再三,最终毅然决然地进行的抗美援朝。在新中国刚刚成立、百废待兴、军事力量处于绝对劣势的战略背景下,其决策过程是何等地艰难与煎熬?其决策结果又是何等地正确与伟大。也就是说,一旦俄罗斯不能下定决心从乌克兰之外的战略方向、特别是中东方向去寻找解脱乌克兰战略困局的话。那么,乌克兰问题所打包的俄罗斯安全与发展战略空间将彻底失去。
至于如何理解这个问题?不妨顺着这样一个思路去理解或者慢慢体会,那就是:其一、在中国以两种战略准备为战略支撑,于经济、特别是金融层面发起战略反击,从而针对金融防火墙与水淹南方展开半渡而击之前,俄罗斯的国家、特别是经济主权完整必将成为西方的下一串攻击目标。其二、最关键的是,在俄罗斯的国家、特别是经济主权完整事实地成为西方的下一串目标、且西方事实地发起攻击并整个攻击(或反击进程。如果俄罗斯到了那个时刻才决心全面反击的话。)不可逆转之前,均不太可能是中国半渡而击的反击时间。
通过上面的内容,人们不难明白,基于欧美(西方资本)的全球战略企图,基于中国两种战略准备的决心与能力,如果不想落入这样的战略绝境。那么尽快下决心从乌克兰方向之外的战略方向(比如,中东方向——与中国一道用一切手段,将局面导向中东全面破局或西方失去对中东控制的所谓中东大乱;或者南亚方向——与中国一道坚定维护巴基斯坦通道的基本稳定;及东亚方向——切实地支持人民币国际化,标志是不可逆转地坚定支持人民币能源期货合约等)去寻找解决之道。本质上,不过是今日之俄罗斯的绝对基于自己最最核心利益的正确选择、且是唯一的正确选择而已。
对此,当且仅当俄罗斯做出正确的战略选择,以中俄为核心的国际社会才能从包括经济、尤其是金融的各个层面、各个战略方向去重新激化所谓的三边撕裂(欧美日)。重新激活欧美国家利益与资本利益之间不可调和与欧美资本利益之间很难调和的矛盾。继而在政治与军事上,将时间陷阱中的中东局势重新导向中东全面破局。在经济与金融上,将欧美联手制裁俄罗斯的东欧局势重新导向欧俄新关系重启进程。继而将欧亚、甚至欧亚非拉各大洲大陆的局势真正纳入一带一路所牵引的欧亚经济大整合方向。更或者导向以包括联贯美洲大陆、横穿北令海峡的全球高铁网所织就的全球共同发展的道路。也只有这样,俄罗斯才能从根本上打破欧美在经济特别是金融上联手封锁,北约在政治特别是军事上全面挤压的战略处境。
这一局面本质上与中国将来如何选择无关。它只与俄罗斯曾经的选择(最近的、就是俄罗斯的叙利亚、乌克兰、特别是朝鲜、伊朗政策)有关。特别是与西方邪恶势力的邪恶企图紧密相关。或者与中国、俄罗斯、初步合流且在进一步合流的欧美(西方资本)之间的绝对实力与相对实力相关。
这一点,在所谓时间陷阱的陷阱效应首先外溢至泰国之乱(中国方向)后、最终反而表现出以后溢至的乌克兰之乱(俄罗斯方向)为主要外溢方向,就已经得到证明。
第三点、在第一、二点的基础上,一旦中国最终半渡而击。那么,也就意味着中国最终启动并决心用中国经济最低内循环的强大吸引力与生命力,去慢慢帮助共事者、吸引旁观者、吸收障碍者,即:用中国梦、亚太梦、甚至世界梦的建设性构想,用中国最低内循环的强大生命力,在理论的指导下,于理论结合实际的实践中去推进亚投行的构建理念(推进一路一带及区域大合作,最终衍生出有别于现有国际金融秩序一种新秩序、全新的一套,立足于实体经济的经济、金融体系。如果欧洲利益最终也不肯走向中东全面破局的话),去慢慢洗涤西方资本水淹南方后的一片狼藉。并引领人类社会走上共同发展的健康方向。
第四点、也是观察与处理当今国际局势最为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对上面所提的三种梦或内嵌在上面三点中的已经结束的中韩自贸实质性谈判或准备结束的中澳自贸实质性谈判、甚至还有可能突然启动的(为了尽最大限度提高中俄战略协调的难度,从而在几个月内最终逼迫俄罗斯中东全面妥协。除了拿出日本极右向中国放软、中韩自贸实质谈判、甚至中澳自贸实质谈判、中美气候协议等条件之外,不排除有可能暂时放手中韩日进程)中韩日自由贸易协议实质性谈判进程,均要保持最高度的清醒:其一、所有这些,本质上无一例外均是历经风雨之后才能再见的道道彩虹。其二、本质上,中国从围绕APEC至围绕G20所做的一切,均是在动员并准备带领尽可能多的利益共同实体去迎击阵阵狂风暴雨,而绝不是在准备享受彩虹。
如果在上述内容的层面上去观察这几新闻素材,人们也就不难看出,在《美媒散风“奥巴马欲除巴沙尔”称叙已是IS“避风港”》的背后,是西方开始在阶段性远交(中国)近攻(俄罗斯)的层面上,刻意放出有关重审对叙方略的风声。显然,所谓美国(西方)重审对叙方略,其现时意图与这里很早之前的一组观点的原理紧密相关,即:
……
第一、务必要将叙利亚、巴沙尔政权、巴沙尔个人等利益单元严格区分开来。
第二、在第一的基础上进一步认为,如果巴沙尔政权因种种原因而迟迟不能将叙利亚之乱引爆冲击波向境外有效导出。那么,以中俄为核心的国家社会就非常有必要适时放弃对巴沙尔政权的支持。从而以另一种方式,虽然被动但同样可以迅速且有效地将叙利亚之乱引爆冲击波向叙利亚境外导出。
第三、在第二的基础上,在泰国之乱初起之时,基于形势的进一步发展,这里也进一步强调:如果在叙利亚有重大显性利益、且又是国际社会核心之一的俄罗斯,最终基于种种原因是既不愿意放弃对巴沙尔政权的支持又不愿意彻底放手伊核进程。那么,为了迅速跳出已初步合流的欧美利益-西方资本为国际社会精心设计的时间陷阱(注:相关概念核心要义是西方资本合欧美之力,以叙利亚长期混乱为战略腾挪支点一步步展开内嵌有金融防火墙全力构建进程、水淹南方最后准备进程这两个进程的西方微调后中东战略,并以西方微调后中东战略与西方资本的复杂转进进程互为支撑并交互展开、推进)。那么,中国也有必要适时弱化对叙利亚巴沙尔政权的支持力度。但同时要进一步推进必要时、绝对控制南海(注:意义在于必要时拿下全球格局的‘锦州’”与“必要时、提前解决日本问题(注:意义在于必要时强行同步中东、南亚、东亚等各个战略方向)的这两种战略准备。
……
显然,这一放风明显瞄着“中国也有必要适时弱化对叙利亚巴沙尔政权的支持力度”的阶段性结论。然而,这里想指出的是,这组观点给出的时间是在美国驻利比亚大使被定点清除、美联储紧接着宣布QE3、从而标志着代言西方资本的美国资本开始公开游离于欧美平台之间,且欧美利益(更多是欧美国家利益、但也包括欧美资本利益)终于在目前仍由美国资本代言的西方资本的协调下初步合流之后。也在所谓时间陷阱外溢至泰国(东盟)、乌克兰(东欧),特别是在于泰国之乱爆发的乌克兰之乱、反而因乌克兰之乱持续升温、从而最终确定为主要外溢方向之前。
而随着时间陷阱已经外溢至乌克兰之乱并已折返至伊拉克之乱,且俄罗斯已经被乌克兰陷阱深深套住、且初步合流并在进一步合流的欧美利益正意图死套俄罗斯中东全面妥协(注:这也就是所谓的近攻)的最新情况下,这一结论当然不再适用。这里的建议是,在目前只要俄罗斯不放弃叙利亚巴沙尔政权,中国就在联合国等政治、军事层面(通过伊朗等)坚决支持之。但中国的支持也仅仅在这个层面。
另外,值得强调的是,这一放风除了瞄着“中国也有必要适时弱化对叙利亚巴沙尔政权的支持力度”的阶段性结论之外,还瞄着这后面的一部分,即:但同时要进一步推进必要时绝对控制南海(注:意义在于必要时拿下全球格局的锦州)与必要时提前解决日本问题(注:意义在于必要时强行同步中东、南亚、东亚等各个战略方向)的这两种战略准备。
毫无疑问,不论俄罗斯中东政策是否向西方全面妥协或者叙利亚决策者是否立刻选择投向西方。与围绕APEC峰会的角力结果(中日围绕钓鱼岛等问题达成四点共识、中韩结束自由贸易实质性谈判等、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北京声称美国与香港占中无关)一样,都不应、也不会丝毫影响中国要进一步推进两种战略准备。也正因如此,APEC峰会结束后,也就是东道主中国在北京见到人就说说人话、见到鬼就扯扯鬼话之后,在西方默认日本极右放软在前、乐见日本极右变脸在后之后,中国的渔船(民间力量)、行政船(国家力量)就又在东海方向对日本极右持续施加压力。显然,必要时提前解决日本问题的大棒仍然悬在日本极右(暗中支持极右的日本经济)的天灵盖上方三尺的位置。
人们期望受到美国考虑重新审视叙利亚政策之拷问的俄罗斯决策层能准确地接收到这一战略信息,并最终做出唯一正确的选择。通过今天的解说想强调的其实就是一点,那就是在美国考虑重新审视叙利亚政策之拷问下,西方需要拿到(注:请注意用词)的答案是:俄罗斯默认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伊拉克需要8万精兵的说法。从而在一向奉行单边主义的美国共和党重新掌握美国参、众两院的情况下,迅速放行西方资本的核心资产——美国军事力量迅速完成有效军事重返中东这一步。不仅如此,在美财长罕见警告欧洲或临失去的十年,敦促欧洲采取更多行动提振经济的背后,是美国(西方资本)在进一步敦促欧洲国家利益在水淹南方的层面上胆子更大点儿。并在进一步警告俄罗斯及其它诸如印度、巴西之类的南方体,从而加大力度与美国平台一道进一步挤压俄罗斯,并为下一步行动做好准备。
因为,一旦美国军事力量有效重返中东,则叙利亚或巴沙尔政权、更或者巴沙尔个人的意志就根本就不重要了。西方也就等同用近距离军事威慑迅速解决了伊拉克、叙利亚、土耳其、黎巴嫩、埃及、阿曼等。那道金融防火墙的中东段足以在几个月内成型,继而为美联储正式宣布加息、发动水淹南方并启动针对俄罗斯的马歇尔计划2.0版基本扫清障碍。毫无疑问,中国需要看到(注:请注意用词)的答案就是:俄罗斯决定在乌克兰方向之外去寻找解决方法(注:三种方法,详细内容请参阅之前解读,在此不再重复)切实行动起来。在这个层面上,俄罗斯外交部发表声明:金正恩特使崔龙海将于本月17日至24日访俄,也就不难理解了。显然,俄朝这轮互动的过程,特别是结果将会透视出许多重大信号。对此,大家不妨拭目以待。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